中国纪实·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石头城”变迁记
内蒙古新闻网  19-04-09 16:06  【打印本页】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浙江省长兴县风光

  浙江长兴县李家巷镇是闻名遐迩的“石头城”。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中,迎来了小镇的新生。

  李家巷是传统的工业乡镇,很早以前就是全国千强镇,支柱产业包括纺织、耐火、粉体业等。李家巷的粉体企业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开始就有,2010年时达到鼎盛。粉体业原先是一个暴利行业,2000年,通过一台用一个拖拉机头带动的破碎机就可以进行矿石破碎加工,加一个料斗,一对夫妇一年就能收入1万多元,多的一年能挣20多万元。作为全国最大的重质碳酸钙生产基地,2012年前,李家巷全镇35平方公里内,石粉企业就有235家,从业者近万人。但在光鲜的外表下,还有另一番景象:穿镇而过的104国道上空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国道两侧不见绿树红花;人过一身灰、车走满身泥,白天不敢开窗,户外不敢晾衣……

  宁可GDP少一点,也不能再粉尘飞扬,这种想法逐渐成为了共识。李家巷掀起了一场环境综合整治活动,关闭原有13家矿山中的10家,235家低小散的石粉厂重组成9家现代化、清洁化、环保化、矿企一体化的新型粉体企业。粉体企业重组后,能耗减少了近2万吨标煤,腾出土地1200亩,石料从原来的650万吨下降到200万吨。腾出的土地用来打造绿色工业发展平台,发展高端装备制造和新材料等主导产业。另一方面,重组后的9家粉体企业在政策倒逼、自身转型后焕发生机。更有一些项目,利用当地的粉体资源延伸产业链,生产终端产品,提高利用率和附加值。5年时间,石头城的经济便从一本灰色账本翻向了绿色账本。

  2011年9月,县里决定派金永良来李家巷当镇长。那时,县委下令要在全县范围内搞环境整治,将其作为工作主线。

  对粉体行业进行整治,几届县委都想做,但效果都不明显。矿山分红多,利润大,因此李家巷很多人都跟风做粉体企业,“钻进石头缝里很难拔出来”,几十年都吃这碗饭。

  县委找准了点——产业结构是根,通过行政调整、行政命令的方式效果不大,必须采取革命性手段来治理,矿山、道路、粉尘的治理要三管齐下。最终,李家巷花了一年七个月,关掉了235家企业,矿山到期到量就停,改作旅游资源来开发。而后进行矿山复绿、厂房收购,至今“战斗”还在延续。

  停产后,镇里常来巡查,避免死灰复燃,保持高压的常态。有些小工业主,不想断了饭碗和财路,就跟政府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有些人家偷偷地生产,政府检查人员来了,一发现就把马达拆掉,将设备调离,等政府的人一走,又把机器安上了。后来,政府拆掉了他们的生产厂房,接着是集中连片地征拆,同时以奖代补,挤压小厂的生存空间。

  2011年至2012年的集中整治末期,只剩下了5家企业未关。李家巷镇领导班子成员每人负责一家。金永良负责的是其中一个断腿的残疾人,名叫徐五一。徐五一不在李家巷过年,说是去收应收款了,打电话又不接。晚上10时金永良和派出所所长赶往安徽某地,住在他家房子对面,截住他,要带他回家,徐五一不肯回,说自己要在这里讨钱。金永良又跟他做工作,讲政策,又请他吃饭。晚上12时,三人一起去喝啤酒,徐五一敬了金永良一大满杯酒,说:喝完酒,明早8点就回去签字。

  早晨7时30分,徐五一打电话告诉金永良:“对不起,昨晚在家一宿没睡,企业就是我的命根子,镇长,这个字我不能签。”

  金永良派车去把徐五一接到自己办公室,说,“今天这个字,如果你不签,就别想出我办公室的门。”他又让徐五一的妈妈帮助做工作。他的妈妈是个深明大义的人。

  直到晚上,金永良讲遍了道理,徐五一才签了字。

  后来,金永良按照政策,在设备方面给他补了点钱,又通过残联给了他一些帮助。再后来,徐五一改做粉体销售,厂房也被收购了。

  关停粉体业对于地方的经济、政绩影响很大,涉及矿山粉体从业者1万人、年税收1亿元。整顿粉体行业对于政府而言无疑是一场刮骨疗毒。关闭粉体业也不是搞一刀切,而是以环评为抓手。无证的或证照不全的、批件不符的(比如预制厂搞粉体生产),这些都予以关闭。对于落后设备的淘汰,县里和乡镇都有奖励,希望其利用原厂房进行改造升级,“腾笼换鸟”,从吃“石头饭”中解脱出来。这些关停的粉体企业有的转产,有的停产。之后,政府对104国道沿线,青草坞和集镇范围内的粉体企业的土地实行回购,打造工业走廊。土地能用则用,不能用则绿化,环境整治县镇两级总投入达到六七亿元。原有企业在自愿、合法前提下以产能组合的方式,进行了重组。有的搬迁去了外地,后被整改。有的利用原来的厂房进行升级,少数企业改行。第二水泥厂腾出来,引进世界500强之一的法国圣戈班公司,厂房仅需3人,搞石膏粉,为牙膏、化工、化妆品、航天等提供原材料。

  235家被关闭的粉体企业主后来大都认可了政府的决策,没有人到镇里反映问题,或为工资闹不愉快。大家都是“石头碰石头”——非常爽气,对党委政府的环境整治工作表示理解,大家对整治后环境的优化很欣慰。有一位村干部曾对金永良说:“镇长,现在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而且能够听到鸟叫了。”

  金永良的父亲当过煤矿矿工,他记得小时候父亲每天下班回家,全身都是黑的,只有一双眼睛在动。现在鸟儿也回到李家巷了。

  通过粉体行业整治,打开李家巷这个长兴的东大门,喷水织机、烟囱、窨井盖、汽车维修、垃圾收购点、东大门环境等15项整治任务都顺利完成。

  李家巷工业园区是1999年兴建的,基础设施不完备,欠账多,水环境问题是园区主要问题。粉体整治告一段落,镇里就开始进行园区治水,将园区管网整理了一遍,又在污水处理厂的基础上,建起了两座由民间资本投资的中水回用站。铺设好雨污管网,安装了小小的流量计,用科技来治水。

  通过环境整治,老百姓对政府工作和净美家园建设给予了高度认可。每周二和周四下午是镇干部固定的下村劳动时间,“四不”问题——老百姓对镇村干部不熟悉、不知道、不配合、不理解也多半是这样解决的。

  2017年长兴县来考核社会满意度,李家巷镇获得了第一名。陪同采访的长兴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刘月琴说,这些年,李家巷走过了一条从温饱到环保,再到文化保护的道路。生活富足了,李家巷人就抓起了环保;有了钱,环境保护好了,李家巷人又开始搞起了文化保护。

  青草坞村的鸳鸯龙就是李家巷的一个文化品牌。

  青草坞位于弁山西南麓。全村被弁山群峰环抱,中间平坦。太平天国时还是一个大草坞,青草茂盛,是太平军放牧军马的地方,故名。这里原本是一个有山有水有花有草的地方,但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矿山林立,搞得山体支离破碎,厂房连着住房。每天噪声喧天,灰尘飞扬。经过环境整治,青草坞完全换了一个新天地,其下一步的发展目标是打造美丽乡村精品村。鸳鸯龙就是其乡村文化建设的一项内容。

  鸳鸯龙是一种民间舞龙表演形式,原名双龙戏珠,常在农村喜庆节日演出。相传100多年前,青草坞村东临龙井山,西靠凤凰山,中有馒头山,整个地势像“龙凤戏珠”,民间由此创编青草坞双龙。

  双龙一雌一雄,分别由9个女性演员和9个男性演员表演,另加1名男性演龙珠,共19个舞龙者。龙身由布制成,绘满鳞片,龙头小巧,龙棍较短,舞时灵巧轻便。表演开始后,龙珠先出,在高台造型后翻跳下来,跑到舞台前方,将棍子在地上跺三下后,雌雄双龙从两边舞动上场,跟着龙珠跑阵,称为“双龙戏珠”。随后,龙珠进行绕阵、穿阵表演,或龙尾缠绕,龙头相碰,或龙头缠绕,龙尾甩动,代表雌雄双龙情深意切之意。最后,龙珠又出场,引领双龙表演,直至结束。

  青草坞双龙已传承到了第五代。2016年邀请了最有名的5位舞龙专家来进行论证,认为可以成为与长兴百叶龙齐名的文化品牌,由吴露生老师改编并改名为“鸳鸯龙”。2017年鸳鸯龙出访意大利,获得了很多赞誉,演员们都激动得哭了。他们非常敬业,脚肿得像馒头一样,还在坚持训练和表演。目前,鸳鸯龙正在申请省级非遗项目,下一步还要冲刺“山花奖”。金永良说,镇里为这条龙已成立了文化公司并注册了商标。

  鸳鸯龙演出团队到意大利访问时,在一家中餐店里正好遇到了一个吕山乡的人和一个泗安镇的人。那两位听说来的艺术团是长兴县李家巷镇青草坞村的,异常惊喜,同时又非常惊讶,问:“你们是李家巷人?你们李家巷不是吃石头饭的吗?怎么还有时间搞艺术表演呢?”

  在长兴人的印象里,李家巷的村民90%都是和石头打交道的。那时,大家都起早摸黑,每天起得很早,开着豪车,直接开上矿山去抢石头,怎么可能跟文化搭起边来?

  那两位身在异国的长兴老乡了解到李家巷近年来的巨变,都很兴奋,他们真没想到家乡环境变化这么大!


[责任编辑: 魏佩]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