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绿色家园入画来——鄂尔多斯市生态文明和宜居城市建设巡礼
内蒙古新闻网  19-09-25 11:55  【打印本页】  来源: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投射在鄂尔多斯,苏醒的人们,第一眼看到的是这个城市的变化,变化开启无限想象,变化成就无数希望。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吟颂,依旧在这片土地回响;绿色城市逐梦前行的铿锵足音,正在蓝天下激荡。

  历史的风烟穿越70年,绿色家园熠熠灼灼,林木遍野、鲜花盛开,绿道绵延、河道绕城,城林交融、胜景如林……现代名城鄂尔多斯始终跟随着新中国的鼓点,向绿而行。全国文明城市、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全国防沙治沙先进集体、全国绿化先进集体、国家卫生城市、中国优秀旅游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等诸多荣光,见证了鄂尔多斯的“绿色质量”和“绿色能量”。

花团锦簇的康巴什区。 刘博仑 摄

绿树环绕的城区。

成吉思汗广场。 刘博伦 摄

新农村。

  绿色铺就城市“底色”

  70年沧桑巨变,在鄂尔多斯来说,是一场人沙鏖战,是一场为守住城市绿色这个底色的持久战。

  鄂尔多斯8.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盘踞境内,占全市总面积的48%,丘陵沟壑区和干旱硬梁区占全市总面积的48%,曾是受到荒漠化和水土流失双重危害的地区。新中国成立初期,每年向母亲河黄河输入大量泥沙,气候条件恶劣,年降水量150-350毫米“,十年九旱”。

  70年来,一场与漫漫黄沙争夺生存权和发展权的艰苦抗争一直在进行。

  上世纪50年代提出“禁止开荒,保护牧场”;60年代提出“种树种草基本田”;70年代提出“退耕还林还牧,以林牧为主,多种经营”;80年代提出“三种五小” “个体、集体、国家造林一齐上,以个体造林为主”“谁造谁有,合造共有,长期不变,允许继承”“‘五荒’划拨到户,草牧场两权分离”;90年代提出“植被建设是鄂尔多斯最大的基础建设”。

  进入21世纪,鄂尔多斯又明确提出了建设“绿色大市”奋斗目标,制定了农牧业经济“三区”发展规划,在全自治区率先实施禁牧休牧、划区轮牧政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鄂尔多斯继续坚持把生态建设作为最大的基本建设,在生态产业链上做文章,上演了一场沙里淘金、绿富同兴的生态大戏,被列为全国首批“国家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正在鄂尔多斯高原具化作山清水秀、万物勃发的“鄂尔多斯生态现象”。

  人是最大的生产力。在鄂尔多斯“变绿”的征程中,一代又一代鄂尔多斯人高擎绿色的接力棒,赓续奋斗。

  从带领“牧区大寨”冲锋向前的宝日勒岱、“种树种到联合国”的王果香、“治沙治到中南海”的王明海到“不是女杰胜似女杰”的殷玉珍,从“乌审召精神”到“穿沙精神”,从鄂尔多斯集团走进恩格贝、东达集团扎根风水梁、亿利集团进军库布其到伊泰集团建设万亩甘草园……从个人到集体,从政府到企业,处处都留下植绿、护绿、爱绿的履印。

  70年来,鄂尔多斯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生态建设模式,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持续“双减少”,沙害基本消失,气候明显改善,生态状况实现“整体遏制、局部好转”的历史性改变。党的十八大以来,各级政府累计投入生态建设资金110多亿元,共完成林业生态建设1150万亩,其中新造林985.9万亩,退化林分修复83.2万亩,精准提升80.9万亩;建成鄂尔多斯“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争取“蚂蚁森林”项目资金9021万元,实施了“蚂蚁森林”造林项目,栽植各类苗木1916万株。

  在2014年的巴黎气候大会上,鄂尔多斯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被联合国誉为“生态治沙”的典范。

  2016年6月,杭锦旗库布其沙漠生态科技中心建成,是我国首个荒漠化防治和沙漠经济展示中心。

  2017年,规模盛大的《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鄂尔多斯召开,来自196个国家和地区上万名与会人员共同见证了鄂尔多斯的荒漠化治理成果,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为世界荒漠化治理提供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2019年8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调研库布其沙漠治理模式时指出,库布其治沙人经过30多年久久为功的艰苦奋斗,在荒漠化防治上取得了非凡成绩,推广库布其的成功经验,要弘扬科学精神,弘扬创新精神,弘扬实干精神。这,又为鄂尔多斯注入强大的精神动力。

  绿色,为鄂尔多斯铸造出了农牧民富裕、农牧区美丽的“金钥匙”。鄂尔多斯是全国最大的沙棘种植区,仅东胜区就有沙棘林60多万亩。在丘陵沟壑、干旱硬梁地区,引导农牧民和企业种植沙棘、山杏、红枣、欧李、桑葚等食品饮品原料林,全市涌现出天骄圣果、高原杏仁露、蒙枣等一批林沙产业化龙头企业,每年生产饮品数万吨。2018年,库布其沙漠亿利生态示范区获评全国“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形成了生态修复、生态牧业、生态健康、生态旅游、生态光伏、生态工业“六位一体”的生态产业综合体系。

  如今的鄂尔多斯,美丽生态已经蝶化为“美丽经济”,沙产业、草产业、生态牧业、沙漠旅游成为农牧民致富增收的新支柱。生态产业累计带动30万农牧民增收致富,特别是沙区农牧民人均年收入由过去不足400元增长到1.5万元。

  时间的指针从没有停顿,在向前延展中,我们看到一条鲜明的绿色线,愈是浓重——截止2018年,全市森林资源总面积达2337.4千公顷,森林覆盖率达26.9%,植被覆盖度稳定在70%以上。

  绿色,是鄂尔多斯覆于大地最美的颜色。

沙漠绿洲——恩格贝。

幼儿园快乐的孩子们。

鄂托克前旗生态恢复区。

园林建设。

  绿色铸就宜居“颜值”

  “我们的城市像花园”,在鄂尔多斯已经不是歌词或梦想。夏日的鄂尔多斯,是一幅五彩斑斓的“调色板”,从市府所在地康巴什区的中轴线望去,墨绿、金黄、浓翠、酱紫,青松、金叶榆、紫海棠、榆叶梅……婆娑光影中,一丛丛杂树生花,一处处花田错落,将城市勾勒成一个综合式花园体。移步异景,一座城市对“绿”的匠心培植和独到运用尽收眼底。

  在鄂尔多斯的中心城区,康巴什的绿绝不是秀木于林,在东胜区和伊金霍洛旗,绿色依然是城市的不二“底色”,当裸露的土地、冰冷的水泥被花草树木盘踞,层次分明的景田或是浓抹淡妆的公园,是花与树的缜实,织就那一顷千里的华美。

  而在70年前,彼时的伊克昭盟,偏远落后,贫困荒凉,星绿难见,唯一的县城东胜县占地仅0.25平方公里。

  这片土地的园林绿化始于上世纪50年代。1989年,全市绿地总面积仅149.97公顷,其中公共绿地21.3公顷,人均公共绿地面积1.88平方米,城镇绿化覆盖率仅为4.7%。

  2001年撤盟设市后,鄂尔多斯市千方百计地将城区街道、通道两侧、生活区全部纳入“立体绿化”的框架,通过采取拆墙透绿、拆危建绿、退硬还绿等多种手段增加“绿体”,全市城市建成区绿化覆盖率、绿地率分别达到32.57%和29.1%,高于当时的全区平均水平。

  2004年,在风沙被绿野制衡的土地上,鄂尔多斯拥有了一座自己“新创”的城市——康巴什。

  正是鄂尔多斯始终用“绿”为康巴什“铺底”,康巴什的“绿韵”才流淌在每一处建筑、每一个设计、每一条街景。七大主题广场,四大主题公园,两个博物馆,一处古遗址,一个城市景观湖,六大文化建筑,四个旅游功能区,以及伊克敖包等26处景点,都因绿而“活”,成为全国首个城市4A级景区。

  党的十八大以来,鄂尔多斯市在城市园林绿化上更加追求品质。按照“增绿量、上水平、出精品”的原则打造绿化景观,绿园、绿廊、绿景、绿带、绿道相互交融、全面开花,形成城市、生态、人居和谐发展的城市园林绿地系统。综合公园、社区公园、专类公园、带状公园、口袋公园等绿地均衡分布,实现了300米见绿、500米见园。 2014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正式命名鄂尔多斯市为国家园林城市。之后,3个旗建成国家园林县城,6个旗建成自治区园林县城,4个镇成功创建自治区园林城镇。

  2016年,乌审旗萨拉乌苏国家湿地公园(试点)正式批准成为“国家湿地公园”,成为鄂尔多斯第一个“国家湿地公园”。

  2018年,全市建成区面积达269.7平方公里,城镇化率由建国初的0.12%提高到2018年的74.5%,建成区绿地率达41.30%,空气质量优良率达89.7%。

  “城在园中,园在城中”,这样一个将“绿色”作为独立语言体系的城市,必是一部诗章。

  70年,在漫长的人类发展史中实为转瞬即逝。但每一个时间节点都汇成了鄂尔多斯的“绿色坐标”。

  70年,深刻激发了鄂尔多斯缔造绿色家园的志向,昔日的西北小城奔向功能齐全、环境优美、宜居宜业的现代化“幸福花园”。

  山河妆锦绣,家园绘丹青。“绿”生大地,大地方能亘古不老。这份对绿色的执着,就是百姓对城市的幸福皈依,是城市对百姓的温热担当,就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强大能量。(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记者 王玉琢 《鄂尔多斯日报》记者 张晓艳)


[责任编辑: 孙静华]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