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生活拍摄真情——记乌海市纪实摄影家江树清
内蒙古新闻网  19-11-05 11:10  【打印本页】  来源:乌海日报

江树清摄影作品《渴望知识的孩子》。

江树清摄影作品《梦幻乌海》。

江树清。

  乌海市资深纪实摄影家江树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拿起相机至今,始终保持着对摄影的热爱,前行在外人看来枯燥乏味的纪实摄影路上,将自己的青春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摄影。

  1965年出生的江树清,与摄影结缘是在1985年初,那时,他刚入伍3个月。一天,战友们举行体操比赛,他负责拍照。“那天,我将战友们整装候场的、奋力表演的、相互庆祝的场面一一拍摄了下来,其中给大家拍摄的一张集体照至今仍留存在同年战友们的手里。那一次让我就认识了照相机,并对摄影一见倾心。”江树清说,

  1988年,江树清退伍被分配至中国农业银行海南支行工作。“退伍后,我一直想买部相机,但因当时工资低,一直没有‘下手’。”江树清告诉记者,一次,他去黄山旅行,看着满目美景特别喜欢,想要记录下来带回家与爱人分享,无奈没有设备只好作罢。两年后,当他再次到黄山时,竟发觉自己早已将此前见过的景色忘得一干二净。回到乌海后,他一“狠心”买了台小相机。如今,江树清收藏着多部不同年代、不同款式的相机,当谈起拥有第一部相机时的激动心情,他还是刻骨铭心。

  “我的摄影作品,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的影像,没有波澜壮阔的史诗,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表达出来的都是平凡世界里那些最平凡的人和事。”江树清说,“平平淡淡才是真。纪实摄影虽不像风景片那样好看,但它就像朴实的无花果,默默生长,没有鲜花,只有硕果累累的收获。”“老江总会在我们不经意间拍下许多令人难忘的瞬间。一次,我过生日,他将前些年给我拍摄的照片全部组合起来,发布了一篇‘美篇’。‘美篇’后台的工作人员看到后特别感动,还专门为我们夫妻二人制作了一本专属相册。在我们登山协会里,老江更是一个令大家感动的人物。每次聚会时,老江都会拿着相机一直拍,每隔几年,他就会将景同人不同的照片合集发给大家。”江树清的爱人说。对此,江树清表示,相机的功能就是纪实,它只有介入历史过程的记录中时,才会有真正的生命。

  2015年,江树清退居二线,有了更充裕的时间搞摄影。每逢闲暇时间,江树清就会跟亲朋好友外出游玩,走一路、看一路、拍一路。几年间,仅他和爱人自驾游就已走了20多万公里,拍摄的照片装满一个2T硬盘。今年2月10日,江树清深入大凉山支教,摄影了大量照片。“我渐渐发觉,纪实摄影人就是要用相机去观察、发现问题,并把这些问题呈现出来,让社会去分析、去思考、去关注。”江树清告诉记者,大凉山的学校缺教师,他打算于本月展出大凉山纪实照片,让更多人通过照片了解大凉山、身体力行去帮助那里的孩子。

  多年来,江树清始终坚持在生活中发现艺术,在寻常事物中感知人的喜怒哀乐。教室里瞪着大眼睛渴望知识的小女孩、草原上嬉笑打闹的孩子、路边吆喝的汉子、辛勤的环卫工人……或许有许多过往的摄影人对此画面熟视无睹,但江树清却在镜头里赋予了他们灵魂。“对于摄影,很多时候我们都是跟着别人的方式去表达,却渐渐忘记了自己当初想要的结果,成了别人的翻版。”江树清告诉记者,其实,每个人最初学习摄影时都如同一张白纸,但诸多因素的影响下,每个摄影人的结局不尽相同。有人用一生拍摄了满意的作品,有人在反复修改中将作品变得满目疮痍,有人因为眼前的利益而匆匆交了作品,也有人从平凡中重塑了自己。“未来,我会继续将镜头对准身边的人和物,记录他们的喜怒哀乐,表达自己的关注,让作品成为反映社会方方面面的通道,而不是仅供世人欣赏的图片。 ” 江树清说。 (张靖爽)


[责任编辑: 吴钰]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更新的新闻资讯。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

    内蒙古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新闻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方式:0471-6659743、6659744。